来自 最新影评 2019-10-04 18:0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 最新影评 > 正文

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一种平衡

内有剧透和台词
——————————————————————————————————————————————————————————————————————————————————————
推手是太极的一种招式,以闪避敌人为主,化对方之力反施于对方,不讲究主动出击,以自身之平衡破对方之平衡。
老朱是太极大师,深谙其中深邃,作为一个经历了文革和众多苦难独自带大独子的父亲,多年来,面对许多的不顺遂均能保留自身之平衡,隐忍对方之作为。
所以在异国他乡,面对时时冷脸,常常炸毛的儿媳妇,他总以闪避为主并不愿意正面参与任何家庭琐事,但就算他只是自顾自的练字、打坐、看碟片、做饭,也会因为偶尔看碟放太大声,烟头随手丢在草地上,而惹得儿媳全身心的不高兴。
孤独的老人仍尝试去融入
但当儿子和儿媳抱着孙子在房间淡淡灯光下玩闹,老朱在草坪上默默抽烟,回头看看是满眼的落寞,他内心里知道他无法参与整个家庭的嬉戏,就算他尽力想要将传统注入这个新的小家,教孙子读中文,但孙子只是会打闹着玩玩功夫,而更习惯周末和老爸去打橄榄球,亦不领会老人精心烹制得中国菜肴,已然完全适应了美国文化和美国风味。
想要缓和与儿媳的关系,所以给儿媳诊脉看胃病、晚间给儿媳端一杯热茶,甚至在儿子炸毛的将厨房搅翻后,老朱回家后还是默默与儿媳收拾残局,然而儿媳还是对老朱有极大的戒心和排斥,仍想要搬大房子,和老朱分隔出一段距离。
很难见到的儿子,也是疲于应付老朱与媳妇之间的排斥反应,饭间,看两人争相夹菜,各说各话,饭后又以孙子为引子又起一场闹剧,以至于老朱散步走失被媳妇误为争取关注,媳妇还以个人工作的瓶颈换为借口不停以换新家的执念叨扰儿子,崩溃炸毛的儿子只得抱着孙子哭诉:“还是你懂得照顾爸爸”
老朱装病,以挽回儿子的珍视,翻出妻子的照片,说“当年文革时,只能保一人,所以我只对得起你,对不起你妈妈,我告诉你,活罪好受,寂寞难熬。”看到这儿不禁落下泪来,老朱何尝只是为了争夺焦点,不过是实在寂寞罢了。
开始儿子为解决这场纷争首先想到的便是牺牲老人,将其送进老人院,而后机缘巧合才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安排老人和陈阿姨来一次郊游,撮合一趟相亲局,将老朱巧妙的推出小家也让父亲的晚年有一个归宿,老朱顺手推舟倒是接下了,但陈阿姨想必是有傲骨之人,伤心之余,并不接招。
老朱无奈离开家后,留下的那封信,读来字字伤心,“儿子,谢谢你的好意撮合,可是我和陈太太,这点志气还有,老人家用不着你们赶,我自己会走,常言道,共患难容易,共安乐难,想不到这句话,应验在你我父子身上,从前在国内多少个苦日子,我们都能够,相亲相爱的守在一起,美国这么好的物质生活,你们家里却容不下我来,哎,两地想比,不由得让我怀念起你小时候种种可爱之处,不要找我,安心过着你们幸福的日子,我祝福你们全家,有空帮我问候一声,陈太太和她女二好,天下之大,岂无藏身之地,赁一间小屋,了此残生,世事如过眼云烟,原本不该心有挂碍,父字。“
接下来的故事,不忍看,老人在中餐馆受些老板的气,却还好太极之力在最后助老人一臂之力,亦又点题实现了一把以其人之力反施其身的推手之力,无意间来了个传统武功的强力普及,儿子在狱中见到父亲,伤心的请老朱回家,但难过之时老朱亦说:“算了,我想开了,只要你们的生活很幸福,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结尾,儿媳如愿换了大房子,并接纳了给老朱留下一间房,老朱与陈阿姨再遇,在街头两个独立出来的老人,一段寂寞的对话:“我看今天太阳这么好,反正一个人,回去也好不回去也好,想着想着,站在这儿就发起呆了,您住哪儿,我就住那边168号房,我住在那栋,20101,有空过来坐坐吗?下午有事吗?没事,嗯,没事。。。。。
这部1991年的老片,有许多大力出神技的浮夸表演,但不得不说李安真是一个好编剧,将中西文化、家庭冲突,晚年寂寞表现得虽矛盾重重却又生活气息十足。
看罢此片,我更理解了老人的那种孤独,想到自己也曾经不耐烦父母回忆自己可爱的幼年生活,更着急想要摆脱他们去创造自己的小家庭和新生活,难免悲伤,我们,太多时候都过度关注自己的难,而忘却了父母的恩。。

最近一个月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川普成为灯塔国的总统了,人名币一直在贬值,这期间,炒鸡丹出轨了,全国范围内都在降温了,papi酱与逻辑思维分手了,江西宜城电厂坍塌了。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从来都不缺少谈资,往往一件事情还没看到结果,又马上被另外一个新闻代替了。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吃瓜群众的日常是这样的:上班,回家,看电影。成为李安的粉丝是因为看了他的《饮食男女》,寻根追底,最近又看了他的《推手》。虽然是二十多年前拍的电影,其中的话题却不落伍。整个电影的画面是暖色的,温婉,含蓄,细腻也许是他的情怀。电影作品如行云流水,步步推进,叙述与高潮把捏的恰到好处,有温暖、有矛盾,有感动,向观众娓娓道来一个凄美的故事。对中外生活差异下的家庭琐碎刻画的淋漓尽致,故事如秋日落叶漂浮着的小河流水,虽波澜不惊,却凄凄惨惨戚戚,有点人生的无奈和悲伤。(最喜欢下面这个镜头的画风。)
 
 老朱被儿子晓生从北京接到美国后,不但没享清福,反因与作家儿媳马莎语言不通、在生活习性上有诸多差异,添出许多新愁。在得知儿子也想摆脱自己,要强的老朱一片灰心,愤然离家出走。 一次偶然事件令美国媒体对老朱的太极绝技称奇,晓生和马莎也在看过电视新闻后找到了老朱,但此时的老朱新意已决,开始了独居的晚年生活。
(刚来SH的时候,我曾寄居在亲戚家里。亲戚是位独居多年的老人,孩子居住离得不远的小区。平时几乎不出门,唯一的娱乐是看电视、打扫卫生、对着爷爷的遗照发发呆。出生于二十年代二三十年代的奶奶不识字,没有交际,身体一直小毛病不断。我在的那段时间一直不停的跟我唠叨,曾经的岁月,怀恋家乡的食物。奶奶是爷爷的第二任老婆,大概16岁的时候就嫁到爷爷家。没多久之后,爷爷就参加了抗美援朝去了,留下了奶奶和她的第一个儿子。后来爷爷负伤转业留在了上海,而奶奶也作为家属被送到了上海。据奶奶说,爷爷对她非常好,给她买衣服,扎头发的头饰,每一次说起来这个的时候,她总是笑,说要一辈子念着他的好。可惜好景不长,爷爷因病去世,留下了四个孩子,当时奶奶大概是在30多岁,可是她再也没改嫁,独自养大了四个孩子,熬到了孩子成家立业,带儿孙。在零几年的时候,开始了独居的生活。一直到最近得到她去了养老院的消息。)
活罪好受,寂寞难熬。想想当下的我们,都想抄捷小径的积累财富,恨不得二三十岁就能过上退休的生活。没有买房的年轻人削尖了脑袋想买房,买了房的人想买更大的房子,一套的想有两套,两套的想有多套。为此,不惜假离婚,挑战着伦理的底线,六哥最新的电影《我不叫潘金莲》讲述的就是一个由假离婚而引发的故事。谁都知道,人性就最经不住考验。甚至,因为父母没有能力给买房子对父母恶语相向的。
 
当孩子长大成人、有了自己家庭的时候,在下一代这,找不到存在感的时候,人生的定位又是什么?
人生那么长,何必太匆匆。
 
90年代的移民潮以技术移民为主,不同于现在的投资移民潮,如老朱的儿子晓生就是通过在美国读书,计算机博士,留在了美国,娶了美国媳妇。影片中展现了大量的中国移民的面孔,最典型的形象是老朱周末去教学的那个类似于中国人俱乐部的中文学校里面的学员、老朱打工的餐馆老板;他们无法融入美国的本土文化,包饺子、国球乒乓球、打太极只能在同一个文化圈子里面找到存在感,尽管老朱也有很努力的去学英语,他依然吃中餐,听京剧,写毛笔字。
 
 
对于以70、80甚至是90后的第三代移民潮,无论是在移民的路上,还是已经移民的中国人,拿到签证才是移民的开始,真正移民的艰辛是文化的融入,登陆国外之后,生活还是得。随着中国加入WTO,全球化的进程,逐年递增的赴国外的留学生,文化的大融合,让“文化融入”这个问题显得越来越容易解决,老朱的孙子Jimmy是二代移民,同时受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的洗礼,能够自如的切换中美思维。可是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可能并没有那么容易了。
最后,老朱和陈妈都选择了离开儿女,选择了独居。共患难容易,共享乐却难了。

《推手》: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
三错

“儿子,谢谢你的好意撮合,可是我和陈太太这点志气还有。老人家用不着你们赶,我自己会走。常言道:‘共患难容易,共安乐难。’想不到这句话却应验在你我父子身上。从前在国内多少个苦日子,我们都能够相亲相爱地守在一起,美国这么好的物质生活,你们家里却容不下我来。唉,两地相比,不由得我怀念起你小时候的种种可爱之处。不要找我,安心过着你们幸福的日子。我祝福你们全家,有空帮我问候一声陈太太和女儿好。天下之大,岂无藏身之地?任一小屋,了此残生。世事如过眼云烟,原本不该心有挂碍。”
 
老朱在餐馆因为洗盘子的速度跟不上饭点高峰期的上菜速度,被老板辞退。这一幕,显得特别的悲壮。
影片的最后是导演借晓生之口说出了自己想表达的,一种平衡。我与自己的一种平衡,我与人生的一种平衡,婚姻的平衡,父子关系的平衡,公公与媳妇的一种平衡,或者说他们一直在追求各种关系的平衡中。
最后陈爸保持与儿子两三周见一面的关系,也会偶尔在儿子家小住;晓生与玛莎夫妻关系不再那么紧张;玛莎甚至学会了中国式的做菜,写了一部关于中国移民的小说;
 
“太极拳是爸爸逃避苦难现实的一种方式,是在演练如何闪避人们。他擅长太极推手。”  
“什么是推手?”
“推手是一种双人太极拳对练,练习保持自己的平衡,同时让对方失去平衡。”   
“好像婚姻关系……”
  
朱老先生:陈太太!
陈老太太:你怎么出来了?
朱:我出来看您走了没有?
陈:我看今天太阳这么好,反正一个人,回去也好不回去也好,想着想着,站在这儿就发起呆了。
朱:您住哪?
陈:我就住那边168号房
朱:我住在那栋2101
陈:嗯…有空过来坐坐嘛
朱:下午有事吗?
陈:嗯…没事…
朱:…没事…没事…
     
电影到这里就结束了,朱爸与陈妈最后有没有走在一起,我想都不重要了。至少在今后一段日子里面,他们的生活里面还能有彼此的身影。对于以后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吧。

最近,我在讨论中国有没有电影大师的时候,将眼光放大到华语影坛,认为李安具备大师的资格。在每个人眼里,大师的含义和条件不同,我的认识遭到不少的人怀疑和批判,可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李安是一个大师级的导演。“父亲三部曲”也好,《理智与情感》、《卧虎藏龙》也罢,这些电影的感觉都是李安式的,别人拍不出来也学不过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卢阳琴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电影的发展链条上,很多大师级导演的处女作都会展示出过人的驾驭能力,《推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作为李安的第一部作品,尽管存在故事线索单一、戏剧冲突局促等缺陷,处理题材的手法却相当纯熟,让我想起了德国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克的首作《窃听风暴》(又名《别人的生活》,获得第7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我看《推手》时也是在2007年)。《推手》里,父子二人走在同一条传统的“孝”道上,儿子无意间背离了父亲的准则,那个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年代已然随风飘逝。影片显露出李安后来作品里经常关注的诸多元素和题旨:老人问题、家庭伦理、父子(女)关系、生活窘态以及“轻幽默”的表现技法。

推手,一种太极拳双人对练套路,两人搭手演练,步法灵活多变,进退自如,圆活连贯,上下相随,攻防技击,顺势走化,协调身体各个部位使对方失去平衡。李安说,推手之意就是要将一个致虚极、守静笃的太极老拳师放在一个戏剧性结构的故事里考验考验,与命运推手过招,看他沉不沉得住气。片中老朱说:“拳谱上说练精还气,练气还神,练神还虚,这练神还虚就难了。”这句感人至深的话,包含了老人对经历和处境的深切参悟。

一、精巧陈铺家庭矛盾

《推手》是一部关于老人、关于家庭的电影,围绕父亲设定人物,每一个角色、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都散发出“家”的气息。老朱是一位退休太极拳教授,漂洋过海,与定居美国的儿子团聚。儿子晓生是海外求学的博士,在一家电脑公司担职。儿媳玛莎是一位作家,在家里从事小说创作。

影片开场,李安用老朱和玛莎――两个一老一少、一中一西的人物――之间的沉默无语,交待了东西文化差异和新老代沟的主题。近15分钟的时间里,同居一屋的老朱和玛莎仅仅说过一句“谢谢”:老朱看中国老电影,声音干扰到玛莎,她走过来递给老朱一个耳机,老朱不情愿地戴上耳机,她说了一声“谢谢”。这期间,老朱打坐、练字、耍太极、看电视、凝望窗外,这是东方老人的孤寂和气定神闲;玛莎在电脑前抓头挠耳、偶尔打字、换衣外出跑步,这是西方妇女的紊乱和烦躁不安;老朱和玛莎到厨房做饭,彼此无言,仿若无人。这个时候,声音运用得极为精妙:老朱的切菜声、冲水声、炒菜声、移沙发声,玛莎的开箱声、走动声、洗手声,有节奏地混合在一起,器物交杂的声音反照了两人有意的对抗。

这种简单的对抗只是入题的方式,两个老人的相识切入了中国传统伦理的异国命运主题。为缓解家庭内部矛盾,老朱来到社区教太极拳,认识了从台湾到美国的陈太太,相似的际遇让两人如同天涯知己,生活似乎有了精神支柱,日子重新有了新的期待。然而,一个外人怎能轻易消解家庭重重矛盾,更大的“暴风雨”在代沟和文化差异中酝酿,随时都会倾天而降,一泄千里。

二、传统的现代命运

在高节奏的美国社会,晓生面对的工作压力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对他来说,家本该是生活的温暖港湾,消除劳累苦闷,享受天伦之乐。但是,当他回到家里,妻子开始埋怨父亲干扰了她的创作思路,抱怨应当买个大房子;父亲开始诉说生活的无聊,用东方思维批判西方行为(也就是批评儿媳)。身为丈夫,作为儿子,晓生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不得不忍气吞声的劝妻子稳父亲。

老朱闲来无事出门溜达,走失于都市街头。晓生找不到父亲,将积压心头的怨气、委屈顷刻释放,打倒砸坏了厨房里的器物,到外边喝得酩酊大醉后回到家里用头撞墙,对着年幼的儿子说:“杰米比妈妈、爷爷都会照顾爹爹”。这句话的背后是妈妈和爷爷的莫大尴尬,也是这个家庭的难堪境地。晓生开始怀疑当初接父亲团聚的正确性。他小心翼翼地维护家庭的安宁,没有意识到已经背叛了传统孝道。他想送父亲到老人公寓,不巧遇到父亲生病而无法开口,后考虑到父亲对陈太太的特殊感情,便与陈太太的女儿“结盟”有意促成二老结合。陈太太无意间听到儿女们的计谋,并告诉老朱真相。老朱感觉自尊受到伤害,当夜独自出走,留给儿子一封情意深长的书信:

“儿子,谢谢你的好意撮合,可是我和陈太太这点志气还有。老人家用不着你们赶,我自己会走。常言道:‘共患难容易,共安乐难。’想不到这句话却应验在你我父子身上。从前在国内多少个苦日子,我们都能够相亲相爱地守在一起,美国这么好的物质生活,你们家里却容不下我来。唉,两地相比,不由得我怀念起你小时候的种种可爱之处。不要找我,安心过着你们幸福的日子。我祝福你们全家,有空帮我问候一声陈太太和女儿好。天下之大,岂无藏身之地?任一小屋,了此残生。世事如过眼云烟,原本不该心有挂碍。”

这封口语化的书信,字里行间流露着老人的倔犟、坚忍、无奈、哀伤和失望。老人过去勇夺全国太极推手冠军,年老身居异国不由得无可奈何地自嘲:“父亲是民国高官,儿子是留美电脑博士,三代出了我这么一个没用的人。”走过沧海桑田,饱经风霜雪雨,经历文革动乱,失去心爱妻子,本以为可以在儿子那里安度晚年,怎料等回的是无法承受的家庭问题。如是彻骨的悲凉,不由得让人感叹万分,思考如何对待老人的命题。

以儒、墨、道、法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为家庭种下了慈爱、尊敬、赡养等和谐的种子。千百年来,家庭伦理是社会伦理道德的核心,包括“齐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和敬”、“邻里和睦”等。而今,这些传统伦理受到强烈冲击,不少年轻人对父母口出狂言,视为“保姆”,当作“包袱”,兄弟姐妹竟相托辞拒绝赡养,甚至出现了虐待、遗弃老人的现象。
老朱和陈太太的眼角眉梢萦绕着老人的孤独与失落,他们深切感到生命的终点近在咫尺。在时空的今昔对比与新旧冲突中,李安为渐行渐远的传统伦理谱下一曲淡淡的挽歌,为旧有的亲密人际关系作深情告别。老朱和陈太太代表了传统伦理精神,老而弥坚,不肯“为老不尊”。然而,新社会、新时代、新伦理、新生活把他们推到了难堪的境地,需要经过一番挣扎和省悟,才能在淡淡的哀愁中接受这样的事实。老朱和陈太太的故事,不是魂牵梦绕的故国追思,不是海外移民的甘苦追诉,而是对传统伦理命运的无奈感叹和无限眷恋。

三、构建和谐的精神家园

老朱离家后,来到一个中式餐馆打工洗盘子,因动作不娴熟被老板漫骂,情急之下发生冲突。他施展太极推手绝技,任人推拉岿然不动,打退了中国流氓,打伤了美国警察,最终被强行带进监狱。晓生和玛莎看到了相关电视新闻报道,赶到警局接出老朱并为他布置了新房间。监狱里,晓生追悔莫及跪在父亲面前痛哭地说:“我的家就是您的家呀”。或许是心灰意冷,或许是豁然开朗,老朱只是要求一间公寓独立生活,中国式的家庭梦想在西方环境下不得不做出妥协和退让。

陈太太与老朱同病相怜,迫于无奈地住进了老年公寓。他们站在纽约街头,观望森林般耸立的都会楼群,感叹天高云淡风和日丽。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未来是否会如天气般阳光灿烂?两位老人似乎要走在一起,相互扶持共度晚年。对于这个可能存在的圆满结局,陈太太用一声“没事”作为了结,留下了广阔的遐想空间。

无疑,这个结局有种无从依靠的伤感,因时代变迁、世事无常、家庭溃散产生的哀伤。李安没能给“新家”一个完美未来,却用他独有的温情处世送给“新家”祝愿。这种态度就如同太极推手的义理,要以“天人合一”作为最高境界。对待人际关系、天人关系以及新旧、中西文化冲突,当如“推手”的圆柔方式应对,需要相互调和而不能硬顶硬撞,这也注定了李安的精神家园必是充满沟通、理解与文化相融的和谐之家。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发布于最新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一种平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