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新闻 2019-09-25 14:0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 娱乐新闻 > 正文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如何改变我们对电影的

    也许正是想要呈现的太多,而前半部分都是以呈现居多,让人有点抓不住电影的主线。军人多重社会角色的复杂性,自身与他人之间的纠结矛盾给本片带来了各种冲突与人物性格展现,可是电影中最关键的矛盾冲突究竟是什么?可以说前半部分都是展现军人们的不易,别人眼中他们又是如何伟岸高大,如果非要找出一个最为核心的矛盾冲突,那么我只能说自己觉得只有林恩姐姐要他留下以及自己有令不可违而非要回战场的冲突了,以前半部分如此多的铺垫,最后离开舞台做出决定,可以说别人基本都没有什么冲突矛盾,夹在中间最难受的就是林恩了。

      回想起自己看电影的经历,从很小时候的录像厅的小电视、小投影,到电影院,从IMAX到IMAX3D。今天因为《比利·林恩》放映前设备调试,影城安排看了《奇异博士》的4D版, 这意味着今天一天体验了4D和120帧两种技术。不同观影方式、电影技术带给人的观影感受不同。第一次看3D《阿凡达》时,当时飘在自己旁边的树籽让所有观众伸手去摸。第一次看IMAX时,巨大的屏幕让自己第一次有了沉浸其中的感觉。《奇异博士》的4D版,片中大量的空间移动给4D的座椅大量发挥空间,随着座位的摇移震动,电影中各种魔法效果有了加成,视点的变化让观众有了很多的感受。然而上述的这些改变除了3D改变了电影通过透视法在二维空间中创造出虚拟的三维的本质外,诸如IMAX、4D,早年的彩色宽荧幕、杜比音效等等,很少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对电影的感受的。即使是3D技术,真正做到通过真实的第三维度去取代虚拟的第三维度的作品极少。而3D本身不可避免的银幕周围的弯曲,则让3D本身需要新的构图设计,把这种变形运用到电影审美中。做到这一点的就更少了,自己的感受只有《少年派》和《盖茨比》有这方面的自觉。然而即使是这样的3D技术,和120帧带给人的感受相比,也不能说改变了我们对电影的人知。那么120帧到底带来了什么?  

导演李安从《推手》到《喜宴》、《色戒》《卧虎藏龙》《断背山》这些高品质的艺术呈现和电影的追求都对得起李安两字。也是促使我走近影院百分之百的原因。可高处不胜寒,当人们承认李安这个享誉国际的导演时,对他的检阅也比任何一个导演来的都要严苛。《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出来时,国际国内褒贬不一,有人说马虎,小城市的吃瓜观众评论说像新闻纪实片。的确在叙事新颖上没有突破,在戏剧成就上确实比不上《色戒》《卧虎藏龙》《断背山》.其注重的是情感的表达和技术的实验。3D、4K、120帧,中国仅有5家电影院才能实现3D、4K、120帧的放映。大部分城市都只能用普通3D效果进行观看,不能真实的体验到全沉浸性的感官高清体验。感受不到技术实验革新给电影带来的冲击,而电影在宣传初期就是以技术革新为噱头来提升关注度。许多观众是追求视觉效果和奇幻体验而走进影院,不免失望。国内放映技术的缺失,让众多感受不到技术革新带来的感官体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李安导演的技术实验电影,他自己在发布会中也说到,如果不是对技术的追求,他对这部电影的兴趣是不大的。在聚众创新的今日,李安导演不过是做了一场实验。

    先来说说这部电影让我感到很惊叹的方面。从战场到舞台,声音与画面过渡自然,毫不违和。舞台上的礼炮声响与战场上的真实交战巧妙衔接,工作人员的推搡以及大兵们激烈的反应,都是战场所带来的后遗症,虽然奋勇杀敌,但也在内心留下了片片阴影与哀伤,他们的苦谁知?两个空间的转换技巧颇费心思。

图片 1

当然,再硬的技术也是为叙事服务,电影终究还是在讲故事。习惯了好莱坞叙事模式的观众似乎并不买账,因为电影没有强烈的叙事矛盾和冲突,故事节奏没有太急促。可却是恰如其分的。多矛盾,多叙事,多冲突的好莱坞在戏剧观赏感是增强的。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主要的矛盾手笔花在了人物内心的矛盾冲突上,两个时空的交叉剪辑在完成叙事的同时,深化着比利林恩这个角色,加深其内心的冲突和矛盾。不用心去体会的观众,只追求形式冲突的观众又如何体会?影片讲述的是一群战士从伊拉克战场归来,在经历了与恐怖分子搏斗,被摄影机拍摄下搏斗画面,被众人当做英雄归来,为庆祝功勋被邀请至橄榄球中场休息时亮相。此过程中,众人审阅英雄,英雄却因众人对战事的误解,而产生强烈的内心矛盾与痛苦。在弱化了外在矛盾的叙事手法上,强调着比利林恩的内心冲突时,随着主人公走入他内心去思考着一系列的问题?战争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战士?和战友并肩还是选择因功勋而退出?现在繁华的物质社会是何般景象?当你用比利林恩的视角去看这个世界时,你对这个世界又有了不一样的感受。这样的主观带入的情感式的方式,也让观众体会着一个战士的懵懂的爱情、脆弱不安的家庭情感、深深的姐弟情和战士们之间的奇妙的友谊。心动和苦楚加上电影的技术提升到达感同身受的效果。接近尾声的一场戏中林恩问苏珊,你愿意我留下来吗?女孩现实性的回答又是一次情感的挫折,或许苏珊只是把他看成一次慰藉,而林恩却因这段启蒙感情而想留下来。不免心酸,演员克制的表演和点到为止的戏份选择更加意味深长。当林恩看尽这场中场表演的世人的丑恶,和资本社会金钱至上的本质时,他选择了重回战场。说责任也好逃避也罢,远离嘈杂的事实回到战场才是本心的选择。电影这种复杂而细腻的情感表达才是打动心灵的东西《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一部具有反讽意味的批评电影。塑造了一群不被理解的从伊拉克归来的战士们,和一群无知的群众。导演用这样一种反讽的手法,无非是想说我们对战争都不理解,只有深入其中的人才会感同深受,最后的台词中也说,电影也是对战事的自我理解,在这细微的台词中,都体现着一个国际导演为人的谦卑和温和。他不对事实表态,但他有权利用自己的方式对某种行为做出客观的评价。实在可贵。

十分期待李安新片,虽然没专门找去看120帧版本,但也没阻挡我前往观影的热情,临时买票导致错过了开头。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因为接下来的叙事都围绕那段与敌人近身搏斗而展开。一部带有新技术的电影,高科技含量是不缺的,更为明艳的色彩比起过去的3D确实看清了暗处的细节,只是在看低帧率的时候,摇镜头还是让我感到阵阵晕眩,不知道120帧是否会好一大截?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yulian(来自豆瓣)
来源:

    个人认为缺少一个最突出的主题或许是本片最大的问题,虽然电影是呈现方式,但又不像纪录片,就算再平淡,一个主题还是要有的,从早期的《家宴》、《饮食男女》和《推手》这些反映时代变迁下亲情变化的电影主题明晰,这部电影让观众看到了战场英雄的尴尬境地,却缺少了成为主题的普世关怀。

     《比利·林恩》首批评价出来时,评价两极分化,很多人抱着看《美国狙击手》的心态去看,希望看到震撼人心的战争场面。看完后发现这是一部超多人物特写,大场面较少的小格局电影。为什么要用如此的技术去拍摄小格局的电影呢?可能从开始李安就不是泽米斯基那样的技术狂人。他对技术的理解更多的为他要讲的故事,要表达的主题服务。这一次,他和《少年派》一样,用非线性叙事展现了比利林恩一天中的生活,同时穿插着在战场的真实经历,和自己对自己和周围人的想象。
      电影的故事本身不复杂,但重要的人物不少。新人乔·阿尔文非常出色的完成了饰演的比利林恩的任务。他敏感、善良、正直,想很多那个年纪的少年一样。他为了姐姐,在他强烈爱国主义的父亲的逼迫下参军。在伊拉克经历了自己从没有想象过的事情。因为一次突发事件成了英雄。因为成了英雄,他和他所在的班的兄弟回国参加各种活动。在最后的一天,他经历了不多不少的事,去达拉斯橄榄球队的比赛做中场表演,遇到了他喜欢的女啦啦队员(在《哥谭》中见过,怪不得非常眼熟),以及姐姐提出的让他留下不要回去的要求。林恩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去思考是听姐姐的留下来,还是要回到伊拉克战场。
     加内特·赫兰德这位我一直很看好,但死活就是不大红的演员出演了林恩班上的头目。他成熟圆滑懂得应付不同人的方式,非常聪明,懂得看事情和看人。他和林恩的战友是林恩后来做出选择的重要原因。文迪·塞尔这次更是收起了在动作片中的耍酷扮帅,用自己不够英俊但辨识度极高的五官在镜头前塑造了一个久经沙场,同时又对印度教有很多理解的林恩的导师。克里斯·塔克饰演的经纪人一直在帮助这几位士兵把他们的故事推销出去,而最终的客户是史蒂夫·马丁扮演的大亨。电影中一段极为出彩的对美国、甚至世界主流观念反叛的桥段,就发生在他们之中。加上班上的其他战士,每一个人都非常出色的成为了故事的一部分。通过非线性叙事和多人物的表达与互动,李安展现了自己想要表达的主题:我们如何感受“自己”、别人眼中的“自己”和其他“世界”的。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李安导演在宣传时打的最大的名号就是3D、4K、120帧,早期电影包括我们现在接触到最多的电影是2D的,只有XY轴的表达方式。3D技术加入了Z轴让人物在电影的呈现上更加立体,感官更加刺激,人物就在眼前。电影中的升格镜头和降格镜头的使用都能让坐在座位上的观众在生理上感受到上升或者下降,战争场面的爆破显得更加真实。4K 120帧,加入的是高清晰的感官体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在选择这样的清晰度上对导演和演员都是挑战。通常的电影是24帧的,电影在此基础上增加5倍至120帧。演员的毛细血管和红血丝都能被看见,导演在光线,景别的选择上都会相较于传统电影做了改变。由于化妆会掩盖住主演的细微表情的捕捉,主演素颜出境,这个高清的程度可想而知。 虚拟现实强调的是沉浸性、交互性、参与性.3D、4K、120帧在沉浸性上是无可厚非的,在参与性上是初步初级体验。太过于沉浸的电影体验就相当于观众走近电影里,全身心的投入。电影中一场爆破场面,观众的感官体验是站在电影里的,看着两位士兵点燃炮筒像远处发射。这样沉浸的感官转变,让视点关系也存在着看与被看的主观色彩。这场戏没有特写,只有主观性的全景和中近景。导演是想带观众入电影其中,带你看战士们对伊拉克恐怖分子的攻击。而对主人公的视点选择上,也是较多的采用了主观镜头。由比利-林恩的视角带你去看伊拉克战争,带你体验中场的灯红酒绿,种种辛酸。

    人物塑造上,人也不可能完美,当兵的也总会染上些痞气,有些小小的坏心思,情绪容易激动,自己被抬升到的位置与实际上受到的对待有所差别,都让每个人心里产生了落差,家人、商人、不同民众以及自己眼中的战士,从多角度描绘了士兵形象,是向作为战争局外人的观众展现战争的很好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也都有自己的欲求,每个角色各有性格,但又作为一个军队整体,有个人情感,也有集体诉求。

                       三 我们如何感受“自己”和“世界”
           
        李安的作品中一直都有自己和世界,理智与情感,欲望和道德之间张力的讨论,《卧虎藏龙》以后这种讨论不断深入。少年派中两个版本的故事可能想要表达的就是自己对自己行为的理解,世界对于自己行为的要求,自我与世界要求的“人”如何互动。而到了《比利·林恩》李安直接用新的技术革命来让观众去感受自己想要让大家去感受的主题。我们到底是谁?我们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不同的人心中的“我”是什么样的?我和我心目中的“我”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自己对自己的陌生感,突然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在做一件事情时走神后回过神的那一瞬间,想到对方眼中的自己时,突然会对自己是什么感到困惑。而更让人疑惑的是,我们在其他人心中是什么样子,陌生人眼中的自己,亲人眼中的自己,爱人眼中的自己,“他们”是什么样的。影片中,不同的人物心中的比利林恩都不一样,父亲是个爱看军事新闻的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他希望自己的儿子去参军。姐姐知道弟弟为她的付出,不想让他身陷险境。中场秀的观众根本不关心他是谁,从他们对林恩说的话来看,他们就是觉得林恩的故事让他们自己爽。保安们甚至都不认为他们是“英雄”甚至和他们大打出手。真命天女组合甚至都不当他们存在,他们和舞台上的群演没有什么区别。另外两个重要人物,球队老板,邀请他们并且想买他们的故事看电影的大亨和喜欢林恩球队啦啦队女生更是突出的展现“他”与“我”的区别。大亨在自己心中按照自己心中所理解的“英雄”去想象林恩,他认为他是美国精神的展现,全美国人都会感到鼓舞,和德州士兵在全国英勇好战的名声一样。显然他觉得自己这样一个成功者想的是绝对正确的,甚至超过这些小罗罗对自己生活的理解,自己站的更高,看到的更远。然而林恩最后的反馈就是他所想象的都是错的。他认为的德州人的英勇好战在历史上就是错的。他所理解的他们在战场的展现出的美国精神和气概都不过是自己不能上战场,而幻想出来的自己所想要的一切。而林恩所感受到的真实,根本不是他所要包装推销给美国的那个“政治正确”的版本。啦啦队员菲姗在林恩的思想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期初他没有想过不回伊拉克,当遇菲姗之后,他对留下来的生活产生了幻想,他开始想要留下来,想要和她在一起。菲姗其实对林恩了解很少,她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生活,她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是做社工,她应该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林恩在她眼中是她所想象的国家英雄。当林恩最终将要做出不回伊拉克和菲姗在一起的决定时,菲姗告诉林恩她以为他要回伊拉克。“他人即地狱”,即使是爱人,也一样!林恩知道原来自己幻想的一切与菲姗生活的场景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加上周围亲人和陌生人对自己的各种曲解,林恩最终决定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战场,回到和自己经历生死的战友身边。
电影中三个重要场景,也着重表达了自己对“他人”和“世界”的感受。第一,林恩和战友们接受媒体采访时,实际的采访和林恩想象中的回答。片中有几段林恩的想象都是用黑白代表。林恩的想象是真实的,可是回答要符合社会的期待。唯一一个不符合的,立马在现场造成尴尬。第二,一个观众和战士们由口角到动手的冲突。这位观众调侃战士军队同性恋的问题。他愉快地以为和宣称自己理解战士们所经历的一切,并且支持他们。但是他还是嘲笑他们、奚落他们,因此产生冲突。第三,是片中的高潮,那场中场表演,那场有碧昂斯的show。舞台上还原了每一个人日常生活中的感受,当我们在一个不熟悉的环境,别人告诉我们要干什么,我们恍惚地大致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但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其他人甚至也一样,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着。韩剧《请回答,1988》中,德善回去参加奶奶的葬礼,却发现大家都很开心,在葬礼上吃吃喝喝。此时也是一种自己与自己所做的事,自己周围的人,甚至自己的疏离与陌生感。而表演和战场的来回切换,保安和战士们直接的冲突;自己在伊拉克经历生死的感受,观众追求看起来比战争还复杂的橄榄球的快乐相互掺杂。所有的这一切都展示了不同人对世界的不同理解。而这些理解还受到资本、意识形态各种幻想的影响,让人有时候怀疑自己到底什么是真实。
如果我们所理解的自己,别人,即使是亲人和爱人心中的自己都是靠不住的,那么我们到底要依赖什么呢?李安最后走向了一种宗教,一种虽然有印度教教义但加上了很多个人化理解的宗教。影片中文迪·塞尔饰演的班长是林恩的精神导师,他向林恩讲了很多因果定数的思想。林恩尽力去理解,一直在寻找,寻找一种“something bigger than itself”。一种超越性的客观价值,这种价值不依赖与自己对自己的感受,不依赖于别人对自己的感受,一种“斯宾诺莎的上帝”。最终林恩似乎找到了,可是是对因果的接受,认为自己去伊拉克帮助战友是必要的,是有意义的。可是这种理解要如何进一步阐释,李安似乎没有把这个“something bigger”说的更明白。当然也可能是自己对印度教的知识了解的太少了。

  数字技术日益发展的今日,总能给电影带来活力。电影本就是沉浸艺术,用故事情节和试听手段来营造氛围和传递感情。而数字技术电影的又一次革新是让电影从沉浸型走向更加高感官更加清晰的虚拟现实。VR的概念近年来早就成为热门的话题,前辈们对电影更深层次感官的探究从未停止,从体验剧院涉及试、听、嗅、触短片未取得成功的实验电影到头盔显示系统的出现,都是电影科研领域想让虚拟现实呈现在大众面前的方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寒风晨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到电影的第一感受是,太清晰了,比以前看到的全画幅IMAX还要清楚。这种清楚不仅是来自于清晰度,不仅来自于视觉的感受,还来自与大脑的感受。“我感觉电影中空气都是透明的”,所有人、所有物都比发生在你眼前更让你觉得真实。跟人生中第一次带上近视镜的感受一般。如此的清晰、真实,尤其是颜色更加贴近平时的感受,甚至要超过日常的感受,此时你会觉得你不是在看电影,你是在看正在发生的事情,甚至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没有电影中的显得真实。主人公的所有行为,所有表情都有一种你自己在做的感受,甚至超过了你在做时对“自己”的感受。这样一种沉浸IMAX3D都无法带来。因为这种超出“视觉上”的清晰,演员的脸和面部表情,甚至可以说人的脸,人脸上最细微的表情第一次呈现在你大脑中。想象一下,你戴着眼镜看自己的超高清照片和你摘下眼镜看镜子里自己时的区别。没想到这样一来,大脑真的能感受到人脸的美。注意,是所有人的脸都很美,即使那些平时在我们看来不好看的脸。电影中给几乎所有人都有特写,甚至对几个重要的人物都是大特写,这种情况下,扮演反面角色的史蒂夫·马丁的很长时间特写都让人觉得好看,虽然演员本身不是我们平时认为的好看。如此多的特写,可能确实说明李安的发现是对的,3D让银幕周围变形,但银幕中心确实变得更有表现力,如此人脸在中心变得好看应该多拍人脸。所有的这种清晰感让你感受到电影人物所感受到的一切,以至于最后林恩第一次杀人时,你也能感受到杀人的那种感受,那种超出文字与想象的感受,这种全新的对世界的感受力,是120帧带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真的是电影艺术本身的重要变革。
       
                                      二 意识流的非线性叙事

数字技术的发展,会逐渐改变人们的观影习惯。或许有一天人们对这种未来电影也会到一种司空见惯的局面。电影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从2D到3D等等这样的科技手段的发展都在给电影人和观众带来不一样的体验。于我而言愿意沉浸在电影的维度看别人的人生总是件幸福的事。

 
       凭借《少年派》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李安无疑已经成为全世界范围最受关注的电影作者了,他已经是同时代影人中最出众的那极小一撮。这不仅让他的作品有世界范围内的关注,更让他有更多的自由发挥的空间,来搞搞事情。上一次《少年派》已经让我对3D技术有了新的认识(我所看过的3D电影,称得上棒的3D只有《阿凡达》、《创战纪》、《少年派》、《盖茨比》), 没想到这一次李安又尝试了更匪夷所思的技术——120帧。本身对这个概念了解的不是很多,之前彼得杰克逊尝试过48帧的《霍比特人》,但当时自己并没有关注很多。这一次当我真实的去体验李安所创造的120帧时,不仅电影的技术震撼了我,更震撼人心的是,李安之所以要用120帧去表达的电影内容本身。这本身是就是一部讨论自己对“自己”和“世界”感受的电影,而它正是通过新的技术改变我们对电影的感受,而通过对电影新的感受去感受“自己”和“世界”。
   
                                     一 120帧的技术到底带来了什么?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yulian(来自豆瓣)
来源:

                           余论
     
     李安是作者身份极强的电影创作者,他的电影往往有很多的阐释空间。几乎每一部作品都会引起多种理解,甚至评分也两极分化。这一次李安通过新的电影技术,不仅革新了电影本身,还更进一步展现了电影技术和电影内容之间的完美契合。单就这一点而言,已经足够成功。但是影片表达的思想确实超出了我们日常思考的范围。当我们习惯了把自己当做独立的、理性的个人,当我们已经几乎完全接受了自启蒙以来开启的现代性,我们已经不再思考我究竟是谁,别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我为什么这样理解世界等等这些问题,我们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看做是明白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的个人。此时再去质疑我们这种感受自己和世界的方式,李安确实在冒很大的风险。因为一旦冲破了这个屏障,很多问题都变得不确定,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我们已经熟悉了对各种价值观,各种理论的讽刺与反思,我们已经熟悉了对电影中有关贫富差距、正义与非正义的讽刺,但我们真的不熟悉这种更加具有“灵性”的对“感受”本身的反思。加上李安最后对出路的宗教化处理,“something bigger”这样模糊的、需要信仰的出口可能很难理解和感受。因此,电影受到批评和质疑很正常。但我个人还是非常尊重、喜爱李安这次的表达与探索。希望以后120帧的电影能多一些吧!

当然是自己对技术的理解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望指正。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是如何改变我们对电影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