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新闻 2019-10-02 20:4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 娱乐新闻 > 正文

自个儿却用它寻觅光明,写给小编早就最爱的M

高潮一直在继续,主唱情绪越来越激昂,吉他也在猛烈的扫拨,在狂风暴雨中,主唱在一直喃喃自语"就算决一死战,你也没办法控制我,就算是全世界也不能占据我的心""我只是个凡人,我不是英雄,只是个孩子,唱这首歌的孩子",真诚的表达,直白的控诉,使情绪再一次陷入绝望,是爆发的绝望.

-----------------------------我是回忆篇的分割线---------------------------
  以前高二在MCR的论坛,其实就是化学基地,我几乎每夜都和来自各地的MCR迷厮混到深夜.河北的兔子(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因为她发的一个说是要把果味VC的[优雅]送给所有人的帖子我们得以认识,并且后来发现在MCR论坛上她是和我的爱好最为相同的,也是后来联系最多的,现在还有联系.澳门的mother(刚才我登陆了下大半年来第一次论坛,发现当初的我们只有mother现在还在坚持);台湾的Miva(当时和兔子的关系很好,因为兔子管她叫大兔,自己叫小兔--b可以说丫是自作多情);安徽的小乖(和我同年级,她曾在07年12月期的<Hit轻音乐>上的<读者有心>(还是<读者有耳>不记得了--!)上发表了MCR的碟评和感想,并因为此给基地拉来好多新鲜的血液,以供长老们折磨哈哈!);安徽的Ankle(后来加入的,现在很关心我的大姐姐,经常联系现在...但是最让我惊异的是,Ankle竟然在入基地的没几天就和Mother勾搭上,而且脑痴的我一直到她在灌水区叫M亲爱的,我才发现她们的奸情哈哈).澳洲的Emokid(貌似比我还小,但是比我高很多,我看过她很多照片,是个疯狂的Emo摇滚小妞);澳洲的大爷(见过照片,胡子男,兔子经常和其死磕.);上海的某君(名字的确是忘了,但大家应该都知道,本来没什么恩怨,但自从兔子跟我说了他和小乖还有个女的的不明三角暧昧恋情,我还发过匿名帖指责过他,过了这么久了我也就招了--b);其他的都忘了,就记得几个熟人.
  但是同时我更不会忘记我因为加入了当时在澳洲上学的大爷建立的一个群而认识了某人,在我群数量是好友人数三倍的火热夏天,在07年midi第三天,有subs的那天.这可能是我到目前为止我最无法解释的相遇之一.
  
  "我们都是基地的.""基地?什么意思,你们搞恐怖活动啊"."哈哈,秘密."
  自此,06年7月17日在基地注册.07年7月28日最后一次发表.用户组:PH=3.
  到今天还平均每天发帖0.6贴.估计我明年看就是0.1了.基地的新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是看到版主的名字还是那几个熟悉的,心里真的很安慰.
  MCR ROCKS!!

太阳底下无新事。随着年纪的增长,对世事的深入与了解,你会对这种洪水猛兽般的音乐美学,变得格外着迷。

在高潮的部分,主唱反复唱着"We'll carry on",似乎他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只能用这个词来表达,所有的不解,所有的挣扎,都化作"We'll carry on"这个无比激励的词语,让人们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也似乎在为人们指明应该怎样去做.

--------Fin------------
                    © 2009 any question,doumail NaRROW(http://www.douban.com/people/NaRROW/).all rights reserved

人们都说摇滚乐是洪水猛兽,那么,对于洪水猛兽这个词,我想,没有能比Metallica乐队更能形象地表现这个词的了。

For "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

  Ginsberg曾经叫嚣过"我们食不果腹,我们衣不蔽体"可以被我像丢掉小学课本那样遗忘;Barroughs在[The Naked Lunch]里描写的性爱过程可以被现在读到的王小波用王二铺天盖的风流史疯狂地遮掩;Kerouac在[On the Road]里刊首戏谑打趣的"<在路上>出版前一天晚上是我最后一次安稳地睡下"也许我或渐渐记不清它在哪一页,也许甚至最后我会忘记Kerouac叼着烟的黑白照片;Salinger[The Catcher in The Rye]里令人笑到肚子痛的马萨拉在教堂放屁和罗伯特仿佛长着苔藓的满口脏牙还有满篇的他妈的或许会被看的一部部日影治愈.但是我绝不会忘记我曾经最爱的MCR的每一张专辑的每一首歌的歌词和旋律.不管任何时候,它们都像先古刻在石头上的文明一样深深地影响着我.时不时像早晨的闹钟唤醒我未曾忘记的记忆.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MCR都是我最爱的Emo乐队.那种喜欢和现在我喜欢的那么多后摇乐队不一样,因为MCR的风格不可复制!!
  MCR由五个大男生组成.主唱Gerard Way(论坛里我们大家管他叫Gee或G还有小浣熊――!)可以说是乐队的核心,因为他的叫嚣就是歌曲的灵魂,他的安静就是所有人心头温柔的一泊湖水.他是我见过的最酷的主唱,也是我最爱的主唱,有着完美的嗓音;贝斯Micky Way(没错和Gee有着相同的姓,因为他们是兄弟…但是明显地Mikey更白净也更文弱,也是初期MCR里我最喜欢的成员..);节奏吉他Frank(基地里大家管他叫Frankie,个小人也很cute~)很可爱是我后来弃M君而喜欢的另一只…;主音吉他Ray Toro(大家管她叫大叔…和形象有关,他和妻子极为有夫妻相);鼓手Bob Bryar(也很有大叔相的一个人…其实最早的鼓手是Matt,大家在第二张专辑<Three Cheers For Sweet Revenge>的背面可以看见Matt)
  全专辑以[The End]作为开篇,仿佛与专辑第一曲的身份有点不符,纵使前三十几秒只有吉他和钢琴伴随着Gee的欲撕裂的声线.但是你仍然能够感受那种黑暗.副歌部分的低调并不意味着高潮可以温柔.就像临死前的囚犯,挣扎着最后唱一下圣经,期待着神明不要将自己赶往地狱.那时候我们在论坛里经常交流的是那句"When I grow up,I don't want to be nothing at all"和被摇滚迷们死磕的那句"Too fast to live".但歌词里没有后面那句"Too young to die".夜间,梦里仿佛有朵黑色的大丽花掠过眼前,流着欲滴的毒汁,华丽的黑色游行正拉开帘幕.
  [Dead]则是通过流畅的吉他riff还有贝斯的强劲节奏洗刷了耳膜.Gee的声音似乎显得更为神经质.像是一场吸血鬼们跳的交谊舞,有着欢快明跃的狂躁让人感觉很开心.虽说歌名叫[Dead],但是仔细听你回发现讲的其实很搞笑.你听说你已经死了的消息了吗?阴森的古堡,正有欢愉,窗外的夜色和幽森正是他们最爱的景致.
  [This Is How I Disappear]可以说是全集中最为暴躁的一曲,heavy-rock的特征很明显.开头即以磅礴大气的吉他刷弦来展现,紧接着跟上随着吉他的solo,随着Gee的大吼一声,Bob的鼓声奋力加入.Ray和Frankie的吉他真棒,感觉像是把足下所有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流畅的Riff,还有Mickey低沉出隐隐作奏的低音贝斯,如果用音响来听,你一定会禁不住自己开始pogo.Gee在2分50秒处开始的嘶喊才真正显现了Emo乐队惯有的狂躁. "That without you is how I disappear. And live my life alone forever now."黑黑的安静仿佛看到的都是黑暗"All the good girls go to heaven."还有对现实的讽刺和调侃"Who walks among the famous living dead.Drowns all the boys and girls inside your bed."最后众人的高呼"Forever,forever now"以次高潮结束.
  最让我惊喜的是[This Is How I Disappear]后一曲竟然是[The Sharpest Lives].其实你从开头简单的低音吉他反复拨奏还有Gee明声和乐队Ray大叔(只有Ray有这么高亢的声--b)在细声处的低语你就知道这都是欺骗性质的.因为高潮处实在太爽,hardrock味儿太正了."Give me the shot to remember and you can take all the pain away from me."给我一枪,让我记住你曾经的爱.然后你可以带着我所有的苦痛离开了.B端的副歌有两句我特别喜欢"Juliet loves the beat and the lust it commands .Drop the dagger and lather the blood on your hand,Romeo"MCR就是这样随便一件事情,一个小故事都可以哪来当做灵感,最特别的就在于和曲子非常契合,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并且这也是我最喜欢的歌词之一.在黑色的森林里,昏黑地一辈子可能都看不见光线,横亘着一具具早已生虫的表皮脱落的木质棺材,它们被雨水浸润,生了青霉,成为一代又一代的吸血鬼的偶尔栖息地.
  [The Black Parade]可以说是专辑的中心曲.因为是专辑名的另一半.开头钢琴的美妙声音之后传来小Gee的述说"When I was a young boy,my father took me into the city,to see a marching band.."这样的歌词其实也和Gee小时候悲惨的身世无不有关.有如交响乐般磅礴大气的开头部分,缓慢进行穿插着Bob的击鼓声,但是Bob随即一转,加快节奏,Ray和Frankie主音吉他跟上,Mickey的贝斯则像是急先锋,”Though you dead and gone,believe me. Your memory we’ll carry on.”A端很快结束.B端的鼓点劈头盖脸砸来,急促着.最后仍然以磅礴大气的军鼓奏响而结束.本曲的Video()可以说是全专辑的一个亮点吧,因为拍的真的是就是黑色游行,特别是所有人都涂得很浓重的黑眼圈.MCR全员身着印有骨架的黑色英式军装,显得很帅气.特别是Mickey,真的有必要口水下..我曾经痴迷过一阵子的大帅哥,Frankie是我后来叛变投靠的..--b
  [I Don't Love You]是全集比较温柔流行的一曲,开篇即以流行摇滚的形式展现在众人的听觉神经前.流畅的旋律在Frankie的拨奏下缓缓流出.Gee唱到"I Don't Love You Like I Did Yesterday".吸血鬼和人的爱情会不会也有残杀?你吸食了我的血让我变成了吸血鬼我就能一辈子能和你在一起.老套的剧情其实包含的很多的不得已.多少个夜晚寻食的孤独,撕咬的快感后面其实隐匿着很多苦痛.这首歌的MV是MCR的这张专辑中出来的比较晚的一支.这时的Gee已经又染回黑发.这支黑白MV是我非常爱的一支,Frankie摔琴的那个镜头尤为帅气.而且故事的男女主角都很有特点,我很喜欢女主角留下的那滴黑颜色的眼泪.还有最后二人化成碎片的镜头()
  [House of Wolves]和[Mama]都是或许听起来有点神经质和怪异.感觉就像是Gee是在癫狂的状态下唱出的歌.
  开头有钢琴伴奏的温柔小曲[Cancer]唱出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对眼前的留恋”Coz the hardest part of this is leaving you.”但是实际上我最喜欢的一句是”And bury me in all my favourite colours”.也是有钢琴的[Mama]则是很绝望地唱出”Mama,we all gonna die.”[Teenagers]里你则可以听出很多MCR对现代青少年的理解.一片录音机的小loop出现在第十首[Sleep]的开头,依旧是暴戾不减的电吉他.
  最后一曲[Famous Last Words]可以说是影响我最大的一曲.要是有人还记得我以前那个bokee的博客,我上传了唯二两个视频,有一个就是[Famous Last Words],Gee的声音似乎就是暗夜里小吸血鬼们的声波系统,总是聚往最为黑暗的地点.开篇的咬牙切齿在Mikey的陪伴下唱出"I can't make you stay.But where's your heart?"吉他涌上,效果器尖锐着呼出.Video()里现场燃烧着,一切是那么混乱,大伙都很尽情,注意看还能看到Gee的鬼脸.那个时候我把高潮的"I'm not afraid to keep on living,I am not a fraid to walk this world alone."这句一直放在bokee小博客上坐副标.所以可以说是MCR就是我的保护神,那段时间我的生命里可以说是只有MCR是主心.曾有段时间就是06年我比较低迷,虽然不否认MCR渲染的黑暗情绪或许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但是还是对那段每天几乎听[Three Cheers for Sweet Revenge]听到死的时间感到怀念.
  相比第二张专辑,我真的更喜欢这张,即使我手上握着第二张的圆盘现在第三张的盗版.第三张你听得出来他们成熟了,但是好多人说他们没有第二张独立了,没有第二张疯狂了,变得更流行了,不置可否.但是第三张更旋律性了不是吗?为什么人们不愿意接受旋律更好呢?难道一定得是那种每天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的的小草根疯狂Emo才叫Emo么?
    其实这张专辑里我没有最爱的,因为每首都是我爱的,相同的程度.但是如若真的非得选择,我想我会选择第三曲[This is How I Disappear].可以说是MCR将Emo和流行完美结合的一曲,旋律好的不得了,Gee的嘶喊令人狂躁,吉他够强劲.然而同时与其说喜欢MCR,不如说喜欢他们音乐里的弥散出的那份绝望之气,诡异,灵诞,自残,血,死亡.
  MCR08年初来港开演唱会,那时我和Ankle姐姐都在感慨要是我们是香港人就好了.要是我不是高三学生就好了.
  我爱Gee令人惊异的嗓子,比The Used主唱Bert的好听很多(不是有意挑拨,其实The Used也是我比较有爱的一支队..但是Bert和Gee有宿怨,此为真),因为Gee的不会破,总让你感觉很安全,很高的同时又很润.而且通过歌词,你回发现都很押韵,重要的是每句都很让你觉得神奇.
  MCR的音乐没有一般Emo乐队的扯心扯肺的嘶喊,他们也用声嘶力竭来发泄自己的荷尔蒙但是一点都不刺耳因为旋律实在太棒.总之我的定义是找不到另外一支Emo乐队有My Chemical Romance的歌曲的美妙旋律,同时有找不到另外一支有旋律的乐队有My Chemical Romance般暴戾!!直到现在我仍然经常用足以震聋我的音量听MCR.
  即使到现在我仍可以非常自豪地和你们说,这么久了,MCR的每首歌我都会唱.
  或许就像那句"Too Late to Die Young"一样我会一直铭记MCR在心,不说一辈子至少还可以有十年.

Metallica乐队于1981年在美国洛杉矶组建,是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世界成就最高和最具影响力的重金属乐队。与传统的死亡硬核重金属不同的是,Metallica的作品中加入了大量复杂的编曲和华丽的电吉他solo,丰富和拓展了激流金属(Thrash Metal),为激流金属开启了另一个时代。重金属在内容上主要表现死亡、痛苦和来自深渊般的黑暗的呻吟。

这是一首我从不经意到疯狂喜欢上的歌,只因为它那与众不同.

图片 1

在主唱声嘶力竭的哭诉之后,这段进行曲般的碎击鼓终于结束了.一串滚奏之后,前奏结束了,鼓也马上变成Punk节奏,双八度的失真吉他过渡之后,主唱恢复了平静,用他那高亢的嗓音伴着吉他的切分音开始描述这个真实的世界发生着什么.

1.

“……

The old man then prepares

这个老头准备着。

To die regretfully

遗憾地死去。

That old man here is me

那个老头就是我。

……”

《The Unforgiven》歌词表达一个老头对一生的回忆和对过往所犯的错误虔诚的忏悔,也有人说这是一首反战歌曲,也不是没有理由。

“You labeled me

你给我称号。

I'll label you

我将回你一个称号。

So I dub the unforgiven

所以我称之为不可饶恕。”

你给我的称号就是我的墓志铭。

如果说重金属总是无时不刻散发着一个极具阳刚气味的男性荷尔蒙,那当James Hetfield唱起副歌:

“What I've felt

我曾经感受到的,

What I've known

我曾经所知道的,

Never shined through in what I've shown

都没有表现出真实的我,

Never free

从未自由,

Never me

从未有自我。

So I dub the unforgiven

所以我称之为不可饶恕。”

这首《The Unforgiven》仿佛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对过往的忏悔,中间夹杂着丝丝柔情,才是最让无数乐迷为之疯狂的。

随着碎击军鼓的缓缓进入,苍白的画面渐渐明亮起来,一个真实的场景在脑海中清晰了.接着双吉他的重奏的进入在这个画面上添上了彩色的一笔,这时候主唱突然用一种带着哭腔的绝望的声音重新讲述了一遍这个古老的故事,似乎那次的游行是在为那个病人送终.直到这个时候,这段充满黑暗色彩的前奏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意思,难道要一直引领我们走向黑暗吗?不,光明来了.

昨晚,梦到自己回到高中教室,教室里响起音乐,是METALLICA(金属)乐队的一首《The Unforgiven》(不可饶恕)。看着周围众人的合唱,自己当时就想,原来大众对摇滚乐的喜爱到如此境界了,醒来,才觉大梦一场。

从绝望到希望,再从希望到绝望,人生无常,唯有坚持.

2.

与《The Unforgiven》不同,当《Enter Sandman》(恶魔降临)诡异的吉他前奏响起,伴随着密集沉重的鼓点,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你仿佛真的听到了在漆黑的午夜,恶魔之队在渐渐临近。当James Hetfield向黑暗发出心底的拷问:

“Exit light

出口在哪里?

Enter night

夜晚来临了

Take my hand

抓着我的手

Off to never never land

我会带你去某个地方。”

想起顾城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某种意义上,两者都向黑暗,向生命做出拷问。黑暗吞噬我们,黑暗也会给予我们答案。

Metallica主唱James Hetfield极富冲击力的嗓音,加上华丽的吉他solo,迷幻梦境般的旋律,使整首乐曲都充斥着嗜血般的黑暗,无时不刻不展现着让人窒息的暴力美学。

直到最后,渐行远去的碎击军鼓的声响,就像一队身穿黑色死亡葬礼服的乐队,将人送往那永无天日的地狱,不带一丝叹息,不带一滴眼泪,就像Mv里面那样,一直走向死亡的深渊...

3.

作为重金属之王,Metallica的传世神曲《Fade To Black》(消逝于黑暗),相信,就算不是摇滚乐迷,也都有所耳闻。

经典的木吉他riff前奏,旋律优美又充满哀伤,而乐曲整个前段,主唱都在和着主音吉他演唱,恍若一个将死青年的喃喃自语。

如歌词所见,这是一份自杀者的遗书,被奉为让人绝望至死的圣歌。与迷幻摇滚代表Pink Floyd类似的是,这首歌无疑是人们最好的致幻剂。

“life it seems, will fade away

生命仿佛即将凋谢

drifting further every day

每一天我都在四处漂荡

getting lost within myself

迷失自我

nothing matters no one else

所有事都无关紧要 所有人都无关紧要

I have lost the will to live

我失去了活下去的意愿

simply nothing more to give

没有什么值得付出

there is nothing more for me

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

need the end to set me free

我只想结束,只求解脱”

乐曲最后运用大量猛烈而优美的吉他节奏riff,仿佛往事幕幕涌上心头,如同暴风雨一泻千里,最后只剩下永恒的孤独与绝望。

一如滚圈深似海,从此流行是路人。

但是,忠告各位年轻的朋友,没事儿还是别进来的好啊。

2014年,在第56届格莱美颁奖礼上,Metallica搭档朗朗,共同演绎经典歌曲One。

One (feat. 郎朗) [Live At The 56th Grammy Awards 2014] - 腾讯视频

简单的单音钢琴前奏,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无限苍白的环境,使人感到些许寂寞.随后主唱用一种纯真的童音唱法缓缓讲述一个即将逝去的病人在临终前想起的童年时代父亲带自己去广场看游行队伍的经历,这是他在死前唯一想到的一件事情.

metallica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个儿却用它寻觅光明,写给小编早就最爱的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