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每日影评 2019-10-02 01:3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 每日影评 > 正文

树先生的象征意义,我也来牵强的解读一下

说实话,第一遍没看懂,然后在豆瓣转了一圈,结果发现大家好像也没看懂,于是刷了二遍,勉强看出点东西,至于导演要表达什么,我就真的看不出来了。

韩杰导演说在农村总有这样一个多余的人在村子里晃悠着 他们看似非常自尊 但是却最为卑贱的一个 身为农村人 在韩杰这句话上深有体会 在我印象中村子里的确有类似于树先生这样邋遢神经质的人物存在 他们可能在被哪个富有青年看不惯的时候羞辱一顿 不过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地痞流氓性质 能像树先生这般戴眼镜“文雅”实在不多
人格不稳定的王宝强演技大爆发 这种醉酒式的抓挠突出了人物的性格 拿影帝理所当然 然而这样的角色有诸多的看不懂 树先生起初在村里被尊称为树哥 除了依仗村长的二猪跟树哥有过节之外 开摩托的小庄、开面包车的三愣、结婚的高朋以及当校长的忆贫这些人对树哥都不错 甚至能够用短信赢得小梅的芳心 从这点上说普通村子里的类似树哥的“多余人”都达不到这层高度 韩杰导演设置这样的人物这样的背景 算不得批判 甚至还是理想化的
本片的焦点是农村和农民 想到这两个词汇亘古不变的引带出“土地”这个词 王宝强的名字叫做树 也许导演是在暗示树离不开土地 树先生的精神问题恰恰是树丧失生存的土地后的反应 影片中散落许多社会问题 忆贫从农村走向城市时创业的艰苦还有婚外情、煤矿出矿难占用土地、以二猪为代表的农村暴富一族的劣根性、以小庄为典型撞了车没钱赔只能被二猪这种人踢完走人的的普通农民 当然还有故土难迁的背景 新的住宅区名为太阳新城 也许那就是康帕内拉理想中的太阳城 树先生随人群奔向新居的画面处理为深红 不由得让我想起张艺谋的红高粱片尾的红色 那代表希望
树哥成为树先生后 剧情也变得费解些 导演让树先生成为知晓天命神汉——也许导演是想给树先生一个翻身的方式 而寻常的那种给予金钱上的富有和地位的提高显然不是拍出这样电影的导演所愿意的 于是树先生可以提前知晓真相 可以让二猪心甘情愿的对着自己磕头 可以穿上西装和煤老板一起剪彩 一起畅谈抢先登陆月球抢资源 树先生完成了底层到文艺化的上层的转变
因为引入现实魔幻概念 后半段现实和虚环相互交接 小梅挺着肚子能说话和树先生牵着手的画面在三愣的叫喊声中沦为树先生一个人的行走 美好终还是虚幻
就像树先生给瑞阳矿业开业日期推算为“13月18日8点”一样 导演压根就没想让观众清楚的看懂整部电影 因为象征无法也无需看懂

这个影评写在2011年12月,给一个活着且需要尊重的人。

首先,很多人解读说什么超现实等等的那些,我是不太赞同的,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精神病从潜伏期到发疯的过程。

这是一部发生在吉台的故事,这是一部只有一个人哭泣的电影。
Hello,树先生。

再者,很多人认为发疯的时间点是树和弟弟打架,这点我也不认同,那么下面给大家说下我的看法。

开小的的三愣在和树打招呼的时候,总爱用蹩脚的腔调喊:hello,树哥。也许,对于他来说,英语是很时髦的, 但是,这也正反映了一个小百姓的心理,似乎这样对于一个经常跑县城的人来说,才算有身份,合乎自己的形象。

首先,电影一开始,树就在一颗树上蹲着,这是巧合吗?上房不可以吗?树哥蹲树上,这安排明显是有深意的。

树,坐着小庄的车回家,看见母亲在烧纸钱,这是他很心烦呵斥的,可是当母亲说是哥哥和父亲托梦的时候,他便没有说话了。 在朦胧的夜色下,树看见远处的篝火,他看见火堆旁边的人。然后,他转过身跟旁边的老母亲说:妈,我的眼睛花了……他是真的眼睛花了吗?还是他看见了不应该看见的然后欺骗自己呢?

我认为树哥本名可能并不叫树,是因为父亲杀死哥哥,而父亲又被判死刑,所以他从小精神就不正常,总在树上蹲着,从而有了“树哥”这个外号。

修车的时候,树不小心弄伤自己的眼睛,弟弟来看他,说他不该没事找事,塞下一千块钱就走了。在上药的时候,修车铺的老板来找他要埔里的钥匙,给了两千块钱也走了。或许,他是看见自己的落寞,想要多体会一下,或许是看不见自己的处境,想要看明白一点,当护士要给他蒙上纱布的时候,他执意再看一会儿,不顾病情可能恶化,白费住院以来养的伤。

电影在展示树蹲树之后,镜头一黑,转场到了镇上。

他说,每次看见小庄就像看见哥哥一样,他死的那一年和小庄差不多,才20岁,可是,却总也想不起他的脸。而电影的前面,当他看见篝火的时候他说过,哥哥被冤枉抢劫坐牢,被父亲吊着抽打不小心勒死。

通过简单的一段修车情景首先点明,树哥并不敬业,而且因为修车师傅的身份,与镇上开车的司机相熟。

路上碰见高鹏,被拉去喝酒,就在大家谈的正高兴的时候,车子响了。大家出来后发现小庄的摩托把二猪的车被刮了,尽管小庄极力解释是下雪路滑不小心的并道歉,可是二猪并不买账。二猪要小庄赔三千块钱,树去劝和还被推开,最后高鹏出面才得以平息这场风波。树,被很多人叫树哥,看起来还是挺有面子的,但是实际上,没钱没工作没地位,就等于什么都没有,只是表面风光而已。

司机与树哥保持良好的关系好理解,因为有很多要求到树哥的地方,比如修车时用点心什么的。

在三愣车上看见不会说话的女孩小梅,那个时候他就蒙了,慌了神,好像不知道该做什么一样。三愣叫树跟着一起进城,树说有事,下了车。可是看着车走远,又突然跑起来去追赶车。然后,片中第二次出现三愣说的那句话——你这人格咋这么不稳定啊。这句话,无疑给电影增添了戏剧氛围,同样作为时髦语,反映了小百姓的幽默感。
他是不自信的,第一次去小梅家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显得得体一点,他特地配了副眼镜。小梅不会说话,也听不见,见面的时候,尴尬的树一个人说话。
他是喜欢小梅的,可是,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说话的人。当高鹏妈问他的时候,他就说可惜不会说话。可随后高鹏妈甩了一句话:她要是听得见会说话,还能看上你啊。树不语了,他知道,其实他也是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

但在司机与树哥聊到矿业要开门营业的时候,司机明显说了句很不恰当的话:剪彩可能要请树哥,以树哥的身份,不当个领导都白瞎这人了。

高鹏结婚那天,树不小心踩了二猪的脚,在吃酒席的时候,树和二猪说他的厂子占了自己地的事,二猪岔开话题硬要树喝酒。其实,树已经喝高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因为还要给高鹏的婚礼帮忙不能再喝,便推辞了。可二猪借题发挥,发泄刚刚被踩一脚之恨,要树赔罪,要他跪下。众人见到吵起来,便把树拉到房间里,可追上的二猪不依不饶,仍然要他跪下。半醉的树说:刚刚外面人多,是哥对不住你。然后,猛地跪下来……这个时候的他,是无奈的,同时也是懦弱的。
躺在床上的树,紧握着艺馨的手。艺馨问怎么不做修车的工作了,他说,干着没意思。然后他闭上眼睛,在艺馨看不见的那边脸,留下了一行泪……等到酒醒了,才发现艺馨早走了。

这段对话相当违和,根本不像朋友之间开玩笑,特别是司机说完,树哥只是有点不好意思,好像人家真会请他一样。

树一个人来到长春,想要找艺馨要一份工作。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然后艺馨给了他一份拖地打杂的工作。在他看来,那个工作是体面的,因为,在他心中,艺馨是非常体面的,跟着他干也不会差到哪里。
没人的时候,他学着艺馨给学生上课的样子在黑板上画着,可是门突然开了,好像没有人是风吹开的……可是,树低下头,喊了一声“爸”。然后,父亲在门口探出头欣赏儿子在黑板画东西的样子。

接着,一群小孩起争执,树哥上去劝架,人家问他,你是谁啊?

小梅,是第一个尊重他的人。
当树给小梅发短信说:你知道吗当我们相视的一刻就是这世界最美的瞬间就算给我个村长我也不当
知道是树给自己发短信的小梅,回了一句:hello,树先生。

对啊,树哥是谁?为什么有人说他可能被邀请去剪彩,然后紧接着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还去劝架,正常人脑回路是这样的吗?

艺馨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被树看见后,他让树不要告诉老婆。可是回到家,事情还是败露了,两人争吵起来。一旁的树不好说什么,也找不到可以继续留下的理由,就走了出来。
体面的艺馨,作为先生的艺馨,突然间成为一个搞外遇且不孝的人,在树的心里一下子失去了颜色。

其实这里要表现的就是,树哥精神有问题,根本听不出好赖话。

晚上,在一间教室里,树抽着烟,给小梅发短信说:相识是烟 相仪是酒你就像那烟酒搞得我烟不离手 酒不离口
这句话作为情话是极为俗的,也许,树本来就有着这样的文字本领,也许,是遇到小梅之后突然迸发的灵感。
接着,小梅回复:戒烟戒酒再做朋友
树知道小梅这是关心他,不禁乐了起来。

接着,树哥眼睛受伤了,在医院抓住了何洁护士的手不放,还一脸的坏笑。

一回到吉台,马上就和小梅见面。在咖啡亭里,树点了根烟,小梅也点了一根,后来,烟被树给夺了下来,他说,女孩子抽烟不好。
“跟你爹妈说我们结婚吧。”
“结婚是我的事,为什么要先跟我爸妈谈!”
“你看他们有什么条件嘛”
“让别人决定你的命运那不可悲吗”
“就把你的命运交给我吧”
“傻样儿”
就这样,两个人在纸上写着他们想说的话。树慢慢坐到她的旁边,四处张望着,慢慢把手搭在她的肩上。而小梅一脸的羞涩,嘴角隐隐透着喜悦。
我们知道,他是迫切想结婚的,但并不是因为年龄或者周围兄弟都结婚了,而是真的喜欢,而且,很难遇到一个这么适合的人了。而她的回复是新式女性的一种体现,她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幸福,即使面对身边这个不是很体面的男人,她不在乎,她觉得他好就行了。

这段几乎没有人在影评里提到,因为实在有些意义不明,但联系到后面我就有了个猜测:树哥接触了女人,一个轻微精神病患者突然意识到要找个女人了。

结婚前天,弟弟没有如约把老板的车开回来,没有体面的婚车,树骂了弟弟,可却被推到在地。喝了酒的树气来了,踢到了旁边的火炉,火沿着柱子烧了起来。本来就不瞧不起兄长的弟弟,也火了,和树扭打成一团。结果可想而知,相对瘦弱的树自然占下风。火渐渐大了……

影片里也是,抓手后没说结果,然后树哥就出院了。

朦胧中,他又看见远方有一堆篝火,他慢慢靠近,看见了父亲,然后用粗绳把父亲勒死,在慌乱中,他说:走开,死了就别跟着我了……
昏迷的他说着:哥你咋不给我托个梦啊,我要结婚了,你回来吧。老天爷,你给我显显灵,救救我。
然后,树蹲在树上,看见哥哥回来了,还带了个文工团的女朋友回来。听说弟弟结婚要请乐队,哥哥忙说不用请。接着,鸡鸣叫了一声,哥哥和女人在自家的院子里唱着《冬天里的一把火》。

哦,这里要插一句,关于树哥走路的问题。

树被乡亲们推醒了,穿了衣服,拉进了二猪开回来为了安慰树的皇冠车里,挤进小梅的家里,找到小梅的鞋子,背着小梅出来。可是,树就这么一直走,也不停,急了的人们把树拦了下来。
树看见哥哥坐在管子上鼓励她,然后又背了起来……可是,在拜堂的时候,他看见父亲就坐在旁边……

最开始我以为王宝强是要像“赵四”一样塑造个个性很强的人物,所以选择了大鹅走路的姿势。

早上吃饭,听见救护车响,他不安起来。走到街上,他呵斥街上玩闹的孩子快点回去,看到开车的三愣,他跌了一跤,然后说:小庄出事了…
树走到救护车旁,看见小庄笑着从救护车上走下来……
树走到二猪的厂里,在他的耳边说:这两天要出事了,玉帝要收你,你身上跟着东西呢
晚上,他跑到村长家,跟村长说,21号要停水,你赶紧解决一下,我愁得慌。 而所有人当这是个笑话。

这里要说明一下,农村养的大鹅就经常双翅后撑走路,所以说像企鹅的,你们一定没见过活着的大鹅。

树没有像结婚以前那样对小梅好了,没有工作,整天在家闲着也不搭理小梅。这天没了水,小梅发了脾气,收拾了衣服走。尽管树拼了命想要打出水来,可是现实摆在眼前,村里所有的井全枯了。
小梅,提着行李箱走了,而树因为算准了停水及停水时间,村里的人都开始喊他树先生了。

好吧,还说姿势,整部电影里,再没有一个人存在这种怪异的姿势,所以树哥就显得特别的醒目,我认为这是导演故意安排的,表明树哥的轻微精神病状态,不然你说这怪异的姿势还有什么作用?

一个人睡在床上,哥哥在旁边劝说叫他把小梅给接回来,要不然她会伤心死的。就在这时听见一声轰隆,他猛地坐起来。

ok,说完走路咱们再回到电影里,树哥出院了,然后他就开始靠声音识别人了。

弟弟把母亲接走了,一个人的树躺在床上,依然觉得,过几天小梅就会回来的。

小庄他是听出来的,而且是在距离非常近的情况下,高朋站在路对面,就更不用说了,导演借用两个人的手说明了一个大问题,树哥已经在半失明状态了。

村长带着二猪来叫树看相,再后来,瑞阳矿业的老总也派秘书来找他看相。可是,他一直坐在家里,他却觉得自己好像蹲在树上。
再后来,他参加了瑞阳矿业的剪彩仪式,而且真的像三愣开头说的那样去给他们剪彩。他在树上蹲着笑着。

接着,后面饭店的一段,就更有意思了,二猪居然说让树哥去给他打更,而且笑着说,根本没人敢惹。

在天空变成红色的时候,他跟着很多人一起,跑向了远方。
走着走着摸到了一棵树,那棵树,和勒死哥哥的那一颗一模一样。

大家想想,什么人才有这威力?自然是精神病,杀人都不犯法的好么,所以这是导演第二次安排情景点明,树哥的精神一直有问题。

红色的车子在路上停了下来,小梅大着肚子从车里走出来。
然后两个人一起手牵着手走向了太阳新城……

而且,导演怕大家以为树哥是个黑社会或者有背景什么的,立刻安排一个树哥认识的人刮了二猪的车,然后树哥出面说要给点面子,结果面子被踩成了鞋垫子。

他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三愣看见他跟他打招呼:hello,树哥,你在干嘛呢。
他好像牵着小梅的手,跟她说:前面就是咱们的新家了……

这回大家明白了吗?二猪说的那话,就是为了加深树哥有精神病这一事实,但好像大家都没看出来啊。

嗯,这多么像是一个喜剧的结尾。

接下来,没要到面子的树哥,又上了司机的车并遇到小梅,但在导演之前强调了两次树哥视力问题后,你们认为他能看清车里的女人是丑是美吗?

对不起,树先生。
你的世界,以及你的眼泪,我们看不见。

这里就是跟何洁护士的那段联系起来了,他想女人了,然后遇到个可能很美的女人,并且没跟他说过话,最后他还跟进了城里。

《hello,树先生》是由王宝强主演的一部电影,倘若不是因为看过《人在囧途》,以为这也是一部类似的喜剧片,应该也不会去看。我看了一遍后,为了写故事和影评,又特地看了一次,然后终于觉得很多不被理解的东西明朗了。

接下来就是影片的分水岭了,高朋结婚。

这部电影是很难懂的,因为,作者要塞给观者的东西太多了。无论是要流露的乡土气息,还是乡土人民的风貌,亦或是一个精神障碍患者的心里世界,一切的一切都太过繁杂,导致看的人不知道到底表达了什么。
可是,这的确是一部好电影。虽然,王宝强并没有把树的人格完全表达出来,但在某些动作行为上表达的还是十分到位的。

为什么说是分水岭呢?第一,高朋顺口搭音说同意让他母亲去跟小梅说说,第二,树哥遇到了童年老友,忆贫!

电影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和色彩组成,还有几条贯穿整部电影的基准线。比如,关于哥哥的死对自己的影响,死了的父亲老是跟着他,这些作为构成树人格的重要因素,也在电影情节里面发挥着巨大作用。
而这里表达的爱情,是新旧的融合,树是老式的观念,小梅是新式的追求。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电影就到了一个很温情的时刻,可是随着进一步打击,当温情被撕碎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凛冽的世界,一个只属于他的世界。
电影的后半部分,在于观者而言,是有灵异的成分的,怎么死了的人有出现了?可是,看到后来我们才知道,树的精神崩溃了,他疯了,他看到的东西,我们都看不见。

对,就是这两个字,树哥当时叫的是忆贫!之后在因为家里的地被二猪占用的问题上起了冲突,然后被迫下跪,躺在床上之后,他才把忆贫的名字叫成艺馨!

电影里面两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火,他看见的父亲点的篝火,生弟弟的气,踢火炉燃起的火,哥哥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更甚,小梅也是一把火,这个冬天,如果没有小梅的话,恐怕也没有温暖可言了。这里的火,有的是他的希望,他的思念,他的崩溃……各种火,让故事发展起来。
太阳新城的广告,开头有,中间有,结尾有。某种状态和某种状态的过渡,也呈现了故事发展的环境。

我认为,这个时候,树哥才真的疯了。

而尊重,可能是树一直要寻找的东西。到小梅家戴眼镜求体面是,去艺馨那里做“体面”事是,想要皇冠车做婚车也是。他一直想要做一个体面的人,获得别人的尊重,可是都不可得,最后,他也因为得不到弟弟的尊重,只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求安慰。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样一种方式,很巧合的让别人尊重了他。
第一个喊他树先生的人,走了。然后,很多人喊起了他树先生。

理由一,树哥在醉酒后也不敢与二猪动手,但后来自己婚前与老三却打了起来,这两个地方太矛盾,所以我认为,树哥是下跪后被刺激就疯了。

可是,最后的最后,他只想跟小梅,那个第一个叫他把握自己命运的人在一起。
可是,小梅没有回来,那个坐着红色轿车的小梅只是他脑中幻想的。

理由二,忆贫和艺馨这两个名字的切换太诡异,而且说完艺馨的名字后,树哥就说,活着没意思,而且也只有在疯了的情况下才会叫错小时朋友的名字吧?

也许,是真的吧,他真的懂灵异的东西,可以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世界……
也许,小梅最后真的回来了,他们一起住在新房子里……

所以,高朋婚宴是个转折点,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树哥的精神世界。

电影,永远给人无限的想象。树先生,像小梅一样抓住自己的幸福吧~

如果你不信,那咱们数数树哥都干了什么。

1半瞎状态去了长春,还发现了艺馨虽然有钱,但三心二意,夫妻并不和睦,这应该是树哥心里所期盼的,不然讲了那么一大段,有什么意义?所以仅仅是树哥的幻想。

2与小梅的短信联系,极其诡异的是明显没什么文化的树哥居然还能整出不少词儿,撩妹撩的那叫一个顺利,不是幻想还是什么?

3离开长春后与小梅见面,小梅居然大胆的说不用跟父母商量,甚至用嘴型说出了傻样两个字,聋哑人这件事很难办到吧?

4因为皇冠车与老三大打出手,一个给人下跪的怂包,之前明显弟弟更横一些吧?醉酒之前也表现了,还是很怂。

5那场大火,第二天明显什么事也没有,而且树哥又上树了,还看到了大哥带女人回来了。

6新婚之夜,女人的主动,这个树哥真不会,所以只能幻想女人主动了。

这里说下,有的影评说小梅是按摩妹,你们真看电影了吗?小梅父亲是盲人,搞正规盲人按摩的,不记得的去重新温习一下。

7其他,那些就更神奇了,预测停水,母亲丢下有精神病的儿子去了城里,出席剪彩等等,反正是诸多被大家称为超现实主义的事,全都集中爆发了。

而最后小梅怀孕,就更是幻觉了,但司机看到他在山上跑那段应该是真的,毕竟,司机知道,树哥名字的由来,还知道,他就是有神经病。

好了,这就是我的解读,赞同不赞同的,我也无所谓,但请说人话,别一上来就人身攻击,谢谢。

另外导演想通过电影表达什么,我是真的看不出来,而且这片除了看不懂之外,好像真的没啥意思,就这样。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暴龙焗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发布于每日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树先生的象征意义,我也来牵强的解读一下

关键词: